安徽滁州一建設公司工程未竣工拒不履約 債務未到期"軟暴力"催討 - 鷹眼 - 法律與生活網 卡萨诺桑普多利亚

設為首頁 | 收藏本頁

當前位置:首頁 > 鷹眼 >

安徽滁州一建設公司工程未竣工拒不履約 債務未到期"軟暴力"催討

  《法律與生活》雜志記者  鄧秋軍
 
       雙方簽訂好了建筑工程施工合同,約定工程竣工驗收合格后支付工程款。可是工程未能如期竣工,也沒有提交竣工驗收資料,工程建設單位就迫不及待地索要工程款。在索要無果的情況下,多次采取滋擾、威脅、恐嚇,甚至涉嫌非法拘禁等“軟暴力”方式追討并未到期債務。后來施工單位又強行占據了該建筑,雙方先后起訴到法院。日前,法院的判決相繼塵埃落定。可是,在5年前,被卷入一個接一個驚心動魄的逼債旋渦里的黃光明——安徽省滁州市昌飛光明工貿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至今還心有余悸,驚魂未定。

      這個曾經的機關公務人員,后來下海經商也頗有成就,人到中年想要再次創業,傾注所有準備建起這棟大樓,或許就是想把它作為自己的收山之作。然而,他沒想到,這棟大樓剛剛建起來,就給自己帶來了一場無妄之災——


       一個普通的建筑工程合同引起的糾紛

       2013年5月20日,安徽省全椒縣萬昌建筑安裝有限公司(簡稱萬昌建安公司,后于2014年8月更名為安徽鼎先建設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鼎先公司)與安徽省滁州市昌飛光明工貿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昌飛公司)簽訂一份《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由萬昌建安公司承建昌飛公司位于藕塘路與何郢路交叉口北側的昌飛公司2號廠房,合同約定:工程承包范圍為施工圖紙及工程量清單中的全部內容;工程質量為合格;開工時間為2013年5月25日,竣工時間為2014年3月23日,工期總日歷302天。合同通用條款中雙方約定了竣工驗收標準、付款方式及違約賠償計算標準。同日,雙方又簽訂一份《<滁州市昌飛光明工貿有限公司2號廠房建設工程施工合同>補充協議》,約定了一些具體細則,如2013年11月底必須主體封頂;乙方按照甲方提供的圖紙、清單及實際施工計算,并經甲乙雙方和監理方、審計方四方確認的量為準。
 
       黃光明說,雙方最初合同約定的竣工時間為2014年3月23日,鼎先公司未能如期竣工,屬于嚴重違反合同義務在先。按理說,違約方應該向守約方賠禮道歉,并協商一下如何彌補守約方的損失。但是鼎先公司根本沒有這樣做,而是在2014年8月30日—31日,其法定代表人王某某、施工人楊某某帶著數十名社會閑散人員及公司臨時雇傭人員到昌飛光明公司位于滁州市南譙區水銀莊小區的辦公室索要工程款,在多次告知、解釋其暫不符合合同約定付款時間的情況下,王某某、楊某某等人私自拘禁黃光明兩天一夜,最終迫使黃光明同意簽訂《補充協議》,期間其分包班組葉姓人員曾多次辱罵黃光明,并有扇黃光明耳光行為。在此補充協議中,鼎先建設公司承諾在2014年9月20日之前完工,工程完工后昌飛光明公司支付工程款1000萬元,余款按主合同支付。
 
       糾紛難解,催討未到期債務手段升級

      黃光明反映,即便到了《補充協議》規定的竣工時間2014年9月20日,鼎先公司及施工人仍然沒有完成合同,但是自此卻開始了瘋狂的非法“討債”活動。2014年10月初,鼎先建設公司及施工人楊某某要求昌飛光明公司在工程竣工報告上蓋章,并謊稱手續先辦,脅迫黃光明共同去合肥市找設計單位蓋章。不得已,昌飛光明公司在竣工報告的建設單位一欄蓋章。昌飛光明公司蓋章后,鼎先建設公司沒有繼續施工,而是以昌飛光明公司蓋章即確認工程竣工為由要求昌飛光明公司支付1000萬元的工程款,在被昌飛光明公司拒絕之后,鼎先建設公司及施工人楊某某開始上演一系列所謂的“維權”。
 
       2014年10月16—17日,鼎先建設公司再次組織人員非法拘禁黃光明,并將黃光明限制在其水銀莊的辦公室不準外出、不準隨意走動。10月間,鼎先建設公司組織人員打出“昌飛光明公司還我血汗錢”等標語在交通要道上游行,后來警察和警車出動驅散人群。同時,鼎先建設公司、楊某某還在昌飛光明公司位于水銀莊辦公室外私自設置橫幅標語,擾亂正常的社會秩序,誹謗昌飛光明公司聲譽。
 
       2014年10月25日—26日,鼎先建設公司、王某某、楊某某再次組織人員在昌飛光明公司看守黃光明,索要1000萬元工程款,并采取限制人身自由、限制出行、隨時跟蹤、伴隨、隨意辱罵等的方式對黃光明采取身體和精神摧殘。
 
       2014年10月29日、11月8日,鼎先建設公司王某某、楊某某派人在昌飛光明公司二號廠房樓頂拉橫幅,違法索要工程款,并以跳樓相威脅,經公安、消防、救護等相關機關處理后,鬧劇才收場。
 
       2014年11月23日,鼎先建設公司王某某、楊某某派人前往黃光明妻子洪某某所在工作單位鬧事,在未找到洪某某的情況下,轉而到黃光明家庭住處撕毀門口對聯,并在門口燒紙祭奠,對黃光明及家人進行威脅、恐嚇。
 
       2014年12月14日—15日,鼎先建設公司王某某、楊某某雇傭社會人員再次以索要工程款為借口對黃光明進行非法拘禁30小時左右。
 
       黃光明說,直到現在,昌飛光明公司2號廠房工程仍然被鼎先建設公司強行占有、控制,同時對方還一并控制、占有了昌飛公司的1號廠房。昌飛光明公司曾多次要求退還,但鼎先建設公司、楊某某一直不愿交付,并指派人員看管昌飛光明公司1、2號廠房,阻止昌飛光明公司人員進入。
 
       2019年5月22日,記者給鼎先建設公司法定代表人王某某打電話核實,問其是否曾經派人到黃光明家撕毀對聯在門口焚燒,在黃公司掛條幅討債,他是否帶人在2014年8月30—31日把黃光明拘禁在其辦公室兩天一夜,并逼迫黃簽了一份《補充協議》?王某某一概否認,表示自己沒有去過黃的辦公室,還笑問黃光明辦公室在哪里?在什么地方?說是簽了一份補充協議,但記不得時間了。記者說黃提交了相關證據。王說,“那是他的事情,我們確實不知道。”記者隨后又聯系了鼎先公司職員楊某某,他也是一口否定,說不知道,沒去過,沒做過那些事。
 
       黃光明說他已經向安徽省滁州市公安局南譙分局報案,在公安分局做了六個小時筆錄。記者隨后電話聯系南譙分局刑警隊,一位李姓警官證實:我們確實接到黃光明的報案并做了筆錄,鑒于這個事情是發生在幾年前,案情比較復雜,當時沒有報案,查起來不是那么容易。我們大致上了解了一下這個情況,目前正在逐步排查中,需要一個過程。
 
       黃光明有些沉重地說,凡此種種,讓他和家屬都備受驚嚇,身心俱疲,50多歲的人,頭發幾乎都白了,他和妻子前兩年先后都身患癌癥,做了手術。后來,他話鋒一轉,語氣里滿是希望和信心,“幾年來,雖然我備受煎熬,但一直忍氣吞聲,隨著國家掃黑除惡工作的大力展開,我重新燃起了維權的強烈意識,我要利用一切合法途徑,為自己曾經受到的冤屈伸張正義,討還公道......”
 
       雙方均起訴,涉案廠房掛網拍賣

      2014年12月8日,鼎先建設公司以工程已竣工驗收合格為由向安徽省滁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訴訟,主張工程價款。昌飛光明公司主張工程未施工完畢,未經工程質監等專業主管部門驗收合格,尚不符合合同付款條件。滁州市中級人民法院認定工程已經竣工。黃光明上訴時,安徽省高級人民法院維持了原判。后滁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指定滁州市南譙區人民法院執行該案,定于2019年6月3日對位于藕塘路與何郢路交叉口的土地、廠房案涉土地及地上建筑物掛網拍賣。
 
       因為涉案建設工程經滁州市中院判決為竣工驗收合格工程,但鼎先公司并未在竣工合格后移交建筑物及工程施工資料,黃光明無法辦理產權證件,因此,黃光明在滁州市瑯琊區人民法院提起訴訟,要求鼎先公司移交建筑物、移交案涉建筑物工程資料和圖紙,并賠償其不能使用建筑物的損失,該案經滁州市瑯琊區人民法院、滁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審理,于2019年5月27日作出終審判決,判決安徽鼎先建設工程有限公司于判決生效后十日內向滁州市昌飛光明工貿有限公司交付位于滁州市藕塘路與何郢路交叉口北側2號廠房;安徽鼎先建設工程有限公司于判決生效后三十日內向滁州市昌飛光明工貿有限公司交付2號廠房辦理竣工驗收備案所需的資料,并協助配合辦理“滁州市昌飛光明工貿有限公搜2號廠房”工程驗收備案。

      結案后,黃光明向法院提交了《暫緩執行申請書》。他說此前工程款的判決均認定案涉工程為竣工驗收合格工程,鼎先公司就應當先移交建設工程的資料及圖紙,配合辦理竣工備案,這也是雙方合同的原有之義。因為案涉建筑物辦理產證,其價值必將極大提升,有利于雙方糾紛的整體解決,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正確適用暫緩執行措施若干問題的規定》【法發[2002]16號】第三條第三項之規定,被執行人對申請執行人享有抵銷權的,人民法院可以決定暫緩執行。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民事執行中拍賣、變賣財產的規定》第二十一條之規定,人民法院委托拍賣后,遇有依法應當暫緩執行或者中止執行的情形的,應當決定暫緩執行或者裁定中止執行,并及時通知拍賣機構和當事人。拍賣機構收到通知后,應當立即停止拍賣,并通知競買人。因此,黃光明認為執行法院應該撤回網絡拍賣行為,待其案涉工程產證辦理完畢后,再行根據情況采取執行措施,維護當事人的合法權益,依法依規執行。
 
       專家說法:一個糾紛兩個終審判決,執行需慎重

      關于這個案件,記者咨詢了中國社科院法學博士、河北經貿大學法學院教授丁渠,他說,“一個普普通通的建設工程糾紛竟然經過了起訴、上訴、另案起訴、另案上訴多個維權手段,歷經一審、二審、另案一審、另案二審多個審判程序,最高訴至最高人民法院實屬罕見。”他說現在的關鍵問題是一個糾紛面臨兩個終審判決的執行問題,建議滁州中院在充分征求糾紛雙方意見的前提下,指示執行法院暫緩拍賣涉案廠房,要求鼎先公司根據滁州中院終審判決全部履行合同條款,向昌飛公司移交涉案建設工程的資料及圖紙,并配合辦理竣工備案以及房產證,如果鼎先公司履行合同完畢,昌飛公司仍然不支付工程款,再憑法院判決書追討才是正理,哪怕是昌飛公司無錢支付,也可以繼續拍賣涉案廠房,這樣雙方的糾紛才能夠真正得到解決。
 
       對于鼎先公司和施工人楊某某是否涉嫌采用“軟暴力”催討未到期債務,北京華堂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馬軍律師說: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司法部聯合印發的《關于辦理實施“軟暴力”的刑事案件若干問題的意見》對“軟暴力”違法犯罪手段、定罪標準等作了明確的規定。諸如跟蹤貼靠、破壞、霸占財物,拉掛橫幅、擺放花圈、以及通過驅趕從業人員、派駐人員據守等方式直接或間接地控制廠房、辦公區、生產區、經營場所,擺場架勢示威、聚眾哄鬧滋擾、攔路鬧事等行為均屬于“軟暴力”。有組織地多次短時間非法拘禁他人的,應當認定為《刑法》第二百三十八條規定的“以其他方法非法剝奪他人人身自由”。非法拘禁他人三次以上、每次持續時間在四小時以上,或者非法拘禁他人累計時間在十二小時以上的,應當以非法拘禁罪定罪處罰。馬律師表示,“如果本案中,鼎先建設公司王某某、楊某某等人確實存在黃光明所反映的上述行為,那極有可能構成非法拘禁罪,不過最終還是需要看公安機關的偵查結果。”
 
       記者將持續關注本案的進展。
 
相關熱詞:

相關閱讀

卡萨诺桑普多利亚 老虎机游戏大厅 精准计划软件腾讯分分彩 彩票买大小有什么技巧 秒速时时有假吗 贝贝游戏通比牛牛技巧 时时彩最快开奖 双色球复式投注中奖对照表 时时彩免费软件下载 玩转彩票之大小单双技巧 新疆时时彩开奖结果 下载app送18元彩金人带 二十一点要牌策略图 24彩彩票 球探即时比分 九龙娱乐刷流水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