護廠員工劉小琴是故意傷害還是正當防衛 - 獨家 - 法律與生活網 卡萨诺桑普多利亚

設為首頁 | 收藏本頁

當前位置:首頁 > 獨家 >

護廠員工劉小琴是故意傷害還是正當防衛

本刊記者 李漠 薛京

      漢中市下轄9縣,其中張騫故里秦時稱成固,南朝改為城固,唐武德二年更名為唐固,到貞觀二年復稱城固至今。
 
       位于城固縣城中心的城固縣泰華油脂化工有限責任公司(下稱:泰華公司)顯然跟“城固”的寓意相反,其大門被他人輕而易舉砸開了,而接下來發生的事情更讓人吃驚:一白衣男子隨即推開大門,一群人沖入院內,泰華公司法定代表人劉治軍慌忙帶領妻兒阻擋,對方兩三個對付一個,轉瞬間,劉治軍的妻子劉惠英被按在了地上;其身懷六甲的女兒和泰華公司員工劉小琴連忙阻止,立即遭到了圍攻;劉小琴的頭發被余某云死死抓住,胳膊被兩個人控制;白衣男則自行躺倒在地,打滾喊叫。場面頗為混亂。

(監控攝像頭記錄下的一幕)

     “當晚,我女兒就流產了!我和妻子以及劉小琴等人也不同程度受傷,而余某云卻搞出了個輕傷鑒定,劉小琴因此被判處有期徒刑1年半!”劉治軍激動地說:“專業討債、鬧事人員尋釁滋事破門而入,我們正當防衛予以阻止,劉小琴怎么就成了故意傷害?在全國掃黑除惡的大背景下專業討債、鬧事人員的惡行,為什么能得到司法機關的支持?!”
 
       “他們分工明確,破門而入對我們下手!”

      據劉治軍介紹, 他自2003年起經營泰華公司至今已經16年。2017年7月9日,漢中林源房地產開發公司(下稱:林源公司)為解決其在泰華公司西側樓盤的運輸問題,與泰華公司簽定了臨時借路協議,泰華公司將本公司院內原有的一條有拐彎的路借給了他們。2018年7月10日,林源公司在樓盤建設完工后,向泰華公司提出要占用其公司大院內的土地修一條直通他們所建樓盤的公路。
 
       “我們拒絕了他們的要求,他們就來硬的。7月13日早上6時許,林源公司趁我公司員工尚未起床,用一輛鏟車推毀我公司的兩間廠房。期間,我公司員工多次報警求助,但城固縣公安局都以雙方有經濟糾紛為由沒有出警,這就縱容了林源公司。我們只好將本公司大門鎖閉,以求自保。”劉治軍激動地說:“但在7月15日,林源公司雇傭了專業討債、鬧事的單某才、余某云等20多人,帶著一輛鏟車,來到了我公司……我公司的監控錄像完整清晰地拍下了事情的全部過程。”

      監控錄像顯示:2018年7月15日下午16:42分左右,單某才出現在泰華公司院內,他在院內轉悠著。16:47分10秒左右,大門鎖被砸開了,張某成(白衣男)隨后推開大門與余某云等沖入大院……劉治軍及妻子劉惠英、兒子劉庚等人上前阻止,每個人都遭到對方兩三人的撕扯、推搡。劉小琴看見余某云等幾個人拉扯劉庚,就上前想把人拉開,余于是將目標轉向劉小琴,抓住了她的頭發,另外兩個人分別抓住她的胳膊,余抓著劉的頭發往下墜,直到自己坐到了地上,仍抓著劉的頭發不撒手。16:49分46秒左右,張某成自行躺倒在地,打滾喊叫……16:50分左右,余某云把劉小琴拽倒在地,余依然緊緊抓著劉的頭發不撒手,隨后有多人上前讓余松手,余始終不松手。直到17:02分,人們才將兩人分開,此時余抓住劉的頭發的時間已長達10多分鐘。余從地上起來,追攆劉未果,就抱住了勸解人劉小軍的大腿躺在地上……17:05分左右,警察到達現場。17:23分左右,眾人抬著張某成、余某云到了泰華公司辦公樓。“泰華公司辦公樓里有城固縣培英藝校,他們把張某成、余某云放到過道里,使學生不能安全離校。”劉惠英稱,“何校長多次報警,縣公安局特警隊隨后趕到現場,終于平息了事態。”
 
       “他們是專業討債、鬧事兒的!”
 
       “單某才等人,都是專業討債、鬧事兒的。7月15日這次,是林源公司以每人每天200元雇傭的。”劉治軍說。

      出席了一審質證的劉治軍代理律師把城北派出所在2018年7月16日對劉某林所作的《詢問筆錄》遞給記者。
 
     記者看到該《詢問筆錄》上有這樣的內容:

      (警察)問:你昨天在泰華公司干了什么?

      (劉某林)答:昨天(2018年7月15日)下午4點多,單某才給我打來電話,讓我和媳婦到油脂公司去,并拿上一根撬鎖用的短鋼筋,他電話一打,我知道是像以前一樣去幫人家辦事兒(封門堵路,與人鬧事等)。他一天給我們每人200元勞務費,我趕緊拿上鋼筋去油脂廠門口,與他們會合。我去一看,張某成、余某平、白某華,我媳婦余某云等幾個人在油脂廠門口站著,單某才在門里面對我說:“你撬,把門弄開。”我用鋼筋把油脂廠大門上的鎖敲了幾下門就開了,我們推開門準備涌進去,油脂廠的幾個人來關門,我們幾個人都在推,他們沒關住。我們停在路邊的鏟車開到門上準備進廠,廠里的人擋在鏟車前,鏟車也停在了門口。我們去拉擋鏟車的人,意思是把她們拉開讓鏟車進去,我見拉不開就到門外站著,院子里很吵鬧,我在院外也看不見。幾分鐘后我進到院子里,張某成躺在地上,我去拉他起來,沒拉起來,有個人罵他,他起來抱那個人的腿,沒抱著,老板娘過來和他撕扯在一起,我們過去拉沒拉開,我轉過身看見我媳婦兒揪住一個中年女人的頭發躺在地上,我趕緊過去站在他身邊。過來個年輕女的用胳膊推了我幾下,我一下把她推倒在地上,另外一男一女過來了,把我推到一邊,吵了幾句后我到鏟車前站著,過了一會兒,我看見媳婦被一高個男人拉開,媳婦兒撲過去抱住男人腿,一個穿綠格子套裙女人拉我媳婦,意思讓松手,我媳婦兒沒松,她一下子撲到我媳婦身上,后有人把她拉走,我又到鏟車旁站著,過了一會兒,你們警察就來了。

      ……

      問:你們雙方為什么打架?

     答:我和我媳婦是單某才叫去幫忙的,就掙個工錢,后來咋打起來的我也不清楚。

     問:油脂廠大門鎖是你撬掉的嗎?

     答:是我用自帶的十幾公分長的鋼筋棒撬掉的,是單某才安排我的。

     問:單某才的情況?

      答:我只知道他是林源公司的人。他給我們錢,我們就給他干活。我們是多年的朋友。

      問:余某平、張某成、白某華你咋認識的?

     答:我們一個村兒的。

     問:你與油脂廠有無矛盾?

    答:沒有。

     “可見,余某云、張某成、劉某林等人是專業討債、鬧事的,他們到我公司尋釁滋事!”劉治軍說:“他們破門而入,我們阻止不法侵害,難道不是正當防衛?!”

      “單某才他們是專業討債、鬧事的,傷害的不只我們一家,我縣的陳東也是其一!”劉惠英說著,就將落款為陳東的《關于單某才等人到我單位鬧事的情況說明》交給了記者。

     該說明有這樣的表述:2017年5月,單某才一幫人到我漢中匯邦印務公司鬧事,一行10多人堵門拉橫幅,大罵,打我院子里的小狗,要我還錢,我不認識他們,也不欠他們的錢,我當時不在,單某才給我電話,說是替人收賬的,我問替誰,他說替馬某,我才知道原因。我是欠馬某的錢,是生意上借的。他收我利息,因為我生意遭受挫折,還不上他錢,所以找單某才這幫人來逼收……以單某才為首的催收要賬人,出口罵人,當時口氣很大,要打死我,我記下了他的電話。

     記者隨后向陳東求證。

      “《關于單某才等人到我單位鬧事的情況說明》是我出具的,完全屬實。”陳東表示。

      在劉治軍一方提供的材料里,還有一份署名為李連杰的材料。

      該材料有這樣的內容:2011年3月,開發商征收我弟弟李永杰的土地。沒有和我弟弟談妥,開發商強行征收。雇傭單某才、劉某林等20多人來我弟弟家,抱腿的抱腿,掐的掐,長達兩個小時之久,最后由杜某林等群眾拉開,在此期間,李永杰躲到了劉玉琴家后派出所才趕到。后來又來了幾十個人,把我弟弟的手筋割了,這是在2011年7至8月發生的事兒。

      “這是事實!”記者向李連杰求證時他告訴記者。

      “單某才、余某云等專業討債、鬧事。”劉治軍說:“城固縣司法機關為何不打擊?!”
 
      “不打擊這些人,我們百姓哪里有安寧的日子過?!”劉惠英流著淚說。
 
      “劉小琴故意傷害案疑點重重”

      “無論從偵查來說,還是從審查起訴以及審判來說,劉小琴故意傷害案疑點很多,問題很多。”劉治軍說。

      據記者了解,2019年1月14日,城固縣公安局以涉嫌故意傷害罪將劉小琴刑事拘留。1月25日,劉小琴被執行逮捕。4月22日,城固縣檢察院向法院提起公訴。

      “公安機關辦案過程中也存在多個問題。”劉惠英說。

      “第一、城固縣公安局司法鑒定中心2018年9月19日做出的(城)公(司法)鑒(法醫字(2018)096號《法醫學人體損傷程度鑒定書》主要是依據漢中市中心醫院法醫司法鑒定所2018年9月6日出具的(2018)臨鑒字第454號《司法鑒定意見書》得出余某云為輕傷二級的鑒定結論的,而該《意見書》沒有被鑒定人余某云的身份證信息,沒有臨床檢查記錄,結論不是唯一性的推理性結論:‘余某云右側第2肋骨及左側第5、6、7肋骨骨折,如無其他外傷則與2018年7月15日外傷密切相關’。需要說明的是,案發當日余某云經城固縣醫院CT掃描等高科技檢查診斷,根本沒有肋骨骨折的癥狀。第二、辦案人員涉嫌偽造《詢問筆錄》。據劉小琴的2018年9月30日《情況說明》敘述,以及庭審供述,城北派出所的辦案民警在2018年9月29日上午9時許,拿出預先打印好的《詢問筆錄》讓劉簽字。該筆錄記載的是劉小琴在與余某云的沖突中將余按在地上,用右膝蓋在余的胸部猛跪了兩下,用屁股在余的胸部猛蹲了一下,致余的肋骨骨折。劉認為不是自己的供述,且與客觀事實不符就拒絕簽字。”劉治軍稱,“第三、辦案人員涉嫌疲勞審訊迫使劉小琴認罪。因不堪折騰,丁在詢問人用筆劃掉一些內容后糊里糊涂地簽了字、捺了手印。第四、城北派出所出具虛假抓捕《證明》。即在2019年1月14日上午9時,城北派出所民警到劉小琴家中將劉抓捕。但事實真相是劉治軍開車把劉送到派出所的。”        

      “4月29日,第一次開庭。庭審中辯護人提出劉小琴涉嫌故意傷害罪事實不清,證據達不到確實充分的標準,但法庭未予重視。”劉治軍稱,“還需說明的是,案件沒有退回補充偵查,但公安機關卻將劉某東、張某群、蔡某銀的證言補充進卷宗,公訴人在5月14日的第二次開庭審理中提交了這3份證言。辯護人認為該證言來源不合法拒絕質證,而城固縣法院卻把沒有經過質證的該證言作為認定案件事實的依據。”

      2019年5月17日,城固縣法院做出(2019)陜0722刑初65號刑事判決,劉小琴被判處有期徒刑1年6個月,賠償20650.19元。

      該《判決書》載明:經審理查明,2018年7月15日16時許,林源公司總經理童某安排員工單某才帶領臨時招聘的小工余某云、劉某林、余某平等到油脂公司施工修便道,遭到油脂化公司員工劉小琴、劉治軍等人的阻攔,雙方人員發生撕扯、毆打。在撕扯的過程中,被告人劉小琴將被害人余某云拉扯到油脂公司北側,用雙手將余某云按倒在地,余某云坐在地上抱著被告人劉小琴的腿,并辱罵被告人劉小琴;被告人劉小琴用右手揪住余某云的頭發,并將余某云頭部按倒在地,用膝蓋頂余某云的胸部,又轉過身用屁股猛蹲(墩)余某云的左胸部,致余某云胸部受傷,當天被送往城固縣醫院住院治療。經鑒定,傷者余某云左側第5、6、7肋骨及右2肋骨骨折,評定為輕傷二級。 
 
       “(2019)陜0722刑初65號刑事判決存在多處認定事實錯誤和適用法律錯誤問題。”劉治軍稱,“應依據《刑法》第二十條《民法總則》第一百八十條規定,判決劉小琴不承擔法律責任,因為劉小琴是正當防衛,而余某云等是尋釁滋事!”
 
       林源公司:正在走法律程序

       為了求證劉治軍一方說法的真實性,記者于6月1日對林源公司的童總經理進行了電話采訪。

      “程序正在走著,正在走法律程序。這些事兒是企業之間的糾紛,以前協商多次未果,不存在這些問題。”童總經理告訴記者。

       關于單某才,他說,單某才是林源公司的員工,2017年過來的,短工,臨時組織一些施工力量。
 
      記者向童總經理要單某才的電話。他說,公司有。

      記者請他聯系公司,讓單某才給記者回電話,或者把單的電話給記者。

      “行!”童總經理應允。

      但直至發稿,記者未接到單某才的電話,也未接到來自林源公司的電話。
 
       縣公安局:已經匯報領導

      劉治軍一方所反映的問題是否屬實?5月22日下午,記者來到了城固縣公安局進行核實。

      宣傳科的陳姓工作人員接待了記者。記者請她聯系相關領導就投訴做出回應。

     直至6月1日下午下班前,記者未得到該局的任何回應。為了聽到該局的聲音,記者撥打了該局宣傳科的電話。電話撥通,但無人接聽。

      6月3日,星期一,上午9點16分,記者再次撥打了城固縣公安局宣傳科的電話。

      宣傳科的陳姓工作人員告訴記者,已經匯報給了領導。記者告訴她,如果予以回應,請抓緊時間。

      直至發稿,記者未得到城固縣公安局的任何回應。
 
       縣法院:由中院來監督我們

      帶著劉治軍一方所反映的問題,記者來到城固縣法院求證。

      該院的韓科長接待了記者。

      “他可以到中院上訴,通過訴訟解決問題。由中院來監督我們。”韓科長向記者表示。

      本案存在諸多疑點:城固縣公安局司法鑒定中心做出的余某云《人體損傷程度鑒定書》是否真的有問題?單某才、余某云等究竟是不是“專業討債、鬧事人員”?如果是,那么他們砸開泰華公司大門闖入大院內對劉小琴、劉治軍等人抓頭發、抱大腿、撕扯以及堵路等行為,是否涉嫌尋釁滋事等刑事犯罪?而劉小琴的行為到底屬于故意傷害還是正當防衛呢?

      對于這些疑問,希望相關部門早日給出令公眾信服的答案。
 
 
相關熱詞:

相關閱讀

卡萨诺桑普多利亚 麻将手机版 时时彩下载 万和娱乐网址 21点游戏下载中文版 大地网投官网下 21点游戏推荐 体彩11选五胆拖投注表 三分pk10玩法 重庆时时彩杀号 利达娱乐是什么公司 重庆时时开奖结果软件 百万娱乐棋牌 新强时时彩五星走势图 趣博论坛白菜大全 黑龙江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