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蒙:即將執結案被一紙停止執行函阻滯已近兩年 - 獨家 - 法律與生活網 卡萨诺桑普多利亚

設為首頁 | 收藏本頁

當前位置:首頁 > 獨家 >

內蒙:即將執結案被一紙停止執行函阻滯已近兩年

《法律與生活》記者/田紅衛
 
       一起在內蒙古烏海市烏達區人民法院(以下簡稱烏達法院)審理、執行的借款合同糾紛民事案件,經過判決、資產查封(房屋)、司法拍賣、執行等程序。查封前,該產權清晰明確地在被執行人名下,也沒有任何部門對該資產采取控制措施,直至拍賣時也沒有被執行人及案外人提出異議。當在辦理房屋產權變更登記時,鄂爾多斯市住房保障和房屋管理局拒不協助辦理變更登記手續。隨后,鄂爾多斯市東勝區人民法院(以下簡稱東勝法院)突然向烏達法院發函,要求對其認為的刑事涉案資產(執行法院已經合法查封、拍賣完畢的房屋)停止執行,該案也因此到目前僵滯近兩年。
                         
       因借款未償還引發的民事訴訟
 
       2019年4月份的一天,內蒙古烏海市廣源小額貸款有限公司的呂先生向《法律與生活》記者講述了自己近幾年的遭遇:
 
       2011年8月13日,家住鄂爾多斯市的閆某珍、閆某卿、張某、劉某芝分別與烏海市廣源小額貸款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廣源貸款公司)簽訂了《借款合同》,分別向廣源貸款公司借款250萬元,總計1000萬元。合同約定借款期限為3個月,自2011年8月13日至2011年11月12日。同日,鄂爾多斯市元泰恒房地產開發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元泰恒地產公司)針對上述四份《借款合同》與廣源貸款公司分別簽訂了四份《保證合同》,約定元泰恒地產公司為上述1000萬元借款承擔連帶保證責任。在2011年8月12日,閆某珍、閆某卿、張某、劉某芝、元泰恒地產公司,還向廣源貸款公司提供了鄂爾多斯市萬鼎鑫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萬鼎鑫地產公司)為其頂賬的“鼎鑫佳苑”房屋作為擔保,萬鼎鑫地產公司對此也認可,并與廣源貸款公司的法人呂先生及其妻子李某簽訂了《鼎鑫佳苑內部認購協議書》,萬鼎鑫地產公司并為廣源貸款公司的呂先生及李某個人出具了金額為29168859元的收款收據。因貸款人未能按期償還借款本息,廣源貸款公司一紙訴狀將閆某珍、閆某卿、張某、劉某芝及元泰恒地產公司和萬鼎鑫地產公司告上法院。
 
       2013年10月18日,烏達法院作出(2013)烏達民一初字第0210號民事判決書:判決被告閆某珍、閆某卿、張某、劉某芝共同償還原告廣源貸款公司本金965萬元及利息279萬元,計1244萬元,并在判決生效后10日內付清,由被告元泰恒地產公司對上述借款及利息承擔連帶清償責任,由被告萬鼎鑫地產公司在其與原告呂先生及其妻子李某簽訂的《鼎鑫佳苑內部認購協議書》范圍內承擔連帶清償責任,即以被告萬鼎鑫地產公司開發的“鼎鑫佳苑”綜合樓5號樓1-2層底商房屋和5號樓9層0901室房屋為限。

      原審被告方因不服烏達法院(2013)烏達民一初字第0210號民事判決,于2015年11月19日向烏海市中級人民法院申請再審。2016年3月24日,烏海市中級人民法院以(2016)內03民申11號民事裁定指令烏達法院再審。在審理過程中,再審申請人劉某芝于2016年9月23日向烏達法院提出撤回再審申請的請求。烏達法院做出裁定:準許再審申請人劉某芝撤回再審申請,終結該案的再審程序,恢復烏達法院(2013)烏達民一初字第0210號民事判決的執行。
 
       2017年8月9日,執行法院在阿里巴巴淘寶司法拍賣網絡平臺,對登記在被執行人萬鼎鑫地產公司名下,位于鄂爾多斯市那日松路西、紡織街北鼎鑫佳苑2號樓2單元2104室;3單元1706、2015、2016、2205、2305、2405、2406和綜合樓1601號房屋進行公開拍賣。因無人競買致使流拍,廣源貸款公司經向執行法院提出申請后,以拍賣確定的保留價接收鄂爾多斯市鼎鑫佳苑2號樓2單元2104室、3單元1706、2015、2016、2205、2305、2405、2406八套房屋,抵償所欠款項共計4328689元。9月27日,執行法院作出執行裁定:將上述八套房屋交付廣源貸款公司抵償所欠債務,共計4328689元。八套房屋財產權自裁定送達廣源貸款公司時起轉移。廣源貸款公司可持本裁定書到有關機構辦理相關產權過戶登記手續。
 
       2017年11月10日,執行法院在阿里巴巴淘寶司法拍賣網絡平臺,對登記在鄂爾多斯市萬鼎鑫地產公司名下,位于鄂爾多斯市那日松路西、紡織街北鼎鑫佳苑綜合樓1601號房屋進行第二次公開拍賣。因流拍,廣源貸款公司再次以保留價接收。11月17日,執行法院作出執行裁定:將鼎鑫佳苑綜合樓1601號交付廣源貸款公司抵償所欠債務4248598.5元。自本裁定送達廣源貸款公司時起轉移。廣源貸款公司可持本裁定書到有關機構辦理相關產權過戶登記手續。
 
       東勝法院向烏達法院發出的停止執行函
 
       在經歷了一波三折后,廣源貸款公司的呂先生本以為可以順利取得上述房屋產權,但在辦理產權變更登記時,鄂爾多斯市住房保障和房屋管理局拒不協助辦理變更登記手續。隨后,在2017年12月25日,東勝法院向烏達法院發函,要求對其認為的刑事涉案資產停止執行。函件上顯示:2015年7月2日,本院(東勝法院)作出(2014)東刑二初字第77號刑事判決書,判決被告人霍某勤、袁某犯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同時判決確認,2009年至2012年期間,袁某、霍某勤掛靠鄂爾多斯市萬鼎鑫地產公司(法定代表人:張飛)開發東勝區鼎鑫佳苑2號樓住宅。雙方約定,2號樓投資和銷售收益均屬于霍某勤、袁某,但由萬鼎鑫地產公司對外銷售。后經霍某勤、袁某與萬鼎鑫地產公司張飛雙方確認,鼎鑫佳苑2號樓中13套房產(2-2-1204、2-3-1706、2-3-2006、2-2-2104、2-3-2106、2-3-2105、2-3-2205、2-2-2204、2-3-2304、2-3-2305、2-3-2406、2-3-2405、2-2-2406)屬于霍某勤、袁某,該13套房產屬于涉案資產,應予以追繳并發還集資參與人。
 
       函件上還顯示,東勝法院對烏達法院作出的(2013)烏達民一字第0210號民事判決書認為,萬鼎鑫地產公司向廣源貸款公司提供了鼎鑫佳苑綜合樓5號樓1-2層底商和5號樓9層0901的《內部認購協議》和出具的收款收據,因此推定萬鼎鑫地產公司為抵押擔保。你院(烏達法院)據此判決閆某珍、張某及萬鼎鑫地產公司償還廣源貸款公司本息1244萬,廣源貸款公司應在抵押擔保資產范圍內優先受償,或依法執行閆某珍、張某及萬鼎鑫地產公司名下的資產。
 
       東勝區公安局當時正在偵查辦理閆某珍、張某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案,同時向你院(烏達法院)送達了停止執行函,但你院并未停止執行該案。2015年10月20日,你院以(2015)烏達執字第495號執行裁定書將上述9套涉案房產進行查封。2017年6月27日,你院下達執行裁定書,要對該9套涉案房產進行拍賣。
 
       因你院民事執行案件的九套被執行房產系刑事涉案資產,且不屬于你院民事案件中的抵押擔保資產,根據相關規定,應當將上述九套被執行財產移送我院(東勝法院)處置。請你院在收到本函之日起停止執行屬于罪犯霍某勤、袁某所有的九套房產(鼎鑫佳苑2號樓2單元1204、2104, 3單元1706、2015、2016、2205、2305、2405、2406),解除相應的查封。
 
       東勝法院稱烏達法院執行裁定有問題向其發停止執行函
 
       2019年5月15日,《法律與生活》記者帶著諸多疑問來到內蒙古鄂爾多斯市東勝區人民法院欲對此進行了解采訪。
 
(記者來到東勝區人民法院采訪)
 
      記者在東勝法院二樓大廳立案窗口處向法院工作人員表明了采訪意圖,一工作人員答應上樓給院領導匯報,讓記者在此等待,結果一去便無音訊。無奈之下,只好與法院辦公室聯系,一番周折后,辦公室終于有人接聽電話了,辦公室某工作人員直接告訴記者說,向烏達法院發送停止執行函的法官范某去年就已經辭職了。在記者要求采訪其他負責人時,該辦公室工作人員說需向領導匯報,讓記者繼續等待。臨近中午時,依然沒有等到法院的人對接此事,通過記者多次的給辦公室打電話催促下,法院一位不愿透露職務的喬(音)姓人員帶隊在一樓信訪處接待了記者稱,范某(向烏達法院發停止執行函的法官)去年已經辭職了。記者問發函的法律依據是什么?喬姓人員說烏達法院的執行裁定有問題,當記者記錄時,喬姓人員說,你要是記錄了,我就不接待,你去找宣傳部吧。記者經過與東勝區委宣傳部對接后,下午一上班(3點上班)就到了東勝法院與該辦公室人員取得聯系,辦公室人員讓記者繼續等待,到4點30分左右,法院一工作人員把記者帶到樓上像是一個新聞發布中心似的會議室,里面坐了好多人,有給記者攝像的,有記錄的,還有話筒,這一副“長槍短炮”的陣勢仿佛就像是給記者一種震懾,帶隊的依然是上午不愿透露職務的喬姓人員。這時,記者也啟用了錄音設備,喬姓人員說,你是錄音了嗎?記者說,既然是正規的公開采訪,有什么不可以錄音的?在此次的采訪中,喬姓人員還是堅定的說,關于向烏達法院發停止執行函的法律依據就是烏達法院的執行裁定有問題。法院的一女性工作人員送記者下樓時稱,喬姓人員是東勝法院的副院長。
                            
       烏達法院對此的意見
 
     2019年5月21日,《法律與生活》記者電話采訪了烏海市烏達區人民法院負責該案執行的白(音)法官,記者問,東勝法院說烏達法院的執行裁定有問題才向你們發停止執行函,您認為執行裁定有問題嗎?白法官稱,那也不是誰說有問題就有問題的,如果真的有問題也是上級法院(烏海市中級人民法院)該給我撤銷就撤銷的事情,在我們處置這些財產的時候,沒有任何人向我們提過主張,以前我們查封了22套房,在當時查封完了以后,緊接著有12位申請人給我們提出異議,通過審查認為提出的異議符合法律規定,就把那12套房給解封了,剩余這10套在我們評估、拍賣期間沒有任何人提出異議,只是在我們辦理過戶當中,東勝法院說在2015年就判決了,說我們執行的財產屬于他們刑事涉案財產,就要求我們對財產停止執行,這個事情我們也向上級相關部門寫了報告,只是到現在還沒有具體的回復。
 
       記者從廣源貸款公司提供的由烏達法院向上級部門的報告中注意到,烏達法院向房管部門查詢上述被拍賣房產時,系登記在鄂爾多斯市萬鼎鑫地產公司名下,該房產并未有任何相關部門做過控制措施,東勝法院在2015年7月2日作出刑事判決后,既未對判決確定房產辦理查封,在烏達法院辦理查封時,該房產處于正常狀態,對登記在萬鼎鑫地產公司名下的財產從而進行查封、處置并無不當。東勝區公安局在偵辦閆某珍、張某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案件時向烏達法院送達停止執行函中要求停止涉及閆某、張某及鄂爾多斯市元泰恒地產公司的財產,并未要求停止執行萬鼎鑫地產公司的財產,據此,烏達法院對萬鼎鑫地產公司名下的房產進行了依法處置并無不當。

      東勝法院在2015年7月2日作出了(2014)東刑二初字第77號刑事判決書后,為何兩年多期間不對刑事涉案資產采取任何查封管控措施?是不符合刑事涉案資產查封條件還是另有隱情?為何又在兩年后烏達法院依法將該資產執行過戶時,東勝法院向烏達法院發函,要求對其認為的刑事涉案資產停止執行?
 
       廣源貸款公司的呂先生告訴記者,自從下了這份停止執行函到目前已近兩年,該案一直處于僵滯狀態。
 
律師觀點
 
       就此事件,記者采訪了河北興天律師事務所的張瑞康律師。律師認為,根據相關規定,需要查封、凍結的或者已被查封、凍結的涉案財物,涉及扣押或者民事訴訟中的抵押、質押或者民事執行等特殊情況的,公安機關應當根據查封、凍結財務的權屬狀態和爭議問題,與相關國家機關協商解決。協商不成的,各自報請上級機關協商解決。協助執行的部門和單位按照有關爭議機關協商一致后達成的書面意見辦理。
 
相關熱詞:

相關閱讀

卡萨诺桑普多利亚 票大赢家老时时 100分100期期准 快速时时秘籍 时时彩和值走势图 快速时时计算方法 福彩3d聪明的六码组六遗漏 pk10软件代理 双色球复式投注及中奖金额计算表 必赢客pk10软件下载 玩龙虎 抢庄牌九棋牌 福彩东方6十1带坐标走势图 球探比分网足球即时比 精准计划软件腾讯分分彩 pt高是什么意思